叶青不是故意刁难范雅青。

  他是在给自己争取时间,也是为了帮范雅青一把。

  或许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随着灵气复苏,药材变异的情况会越来越多。

  这对拥有前世记忆的叶青来讲,是个不容错失的机会。

  但对制药行业而言,无疑是天降横祸。

  原材料药性突变,以前的药方全部失效,所有药剂都得重新研发!

  那是一场整个行业的大洗牌!

  有的医药公司反应及时,迅速调整药方,甚至还利用了药材的变异属性,研制出更为玄妙的药剂,从而一飞冲天,在未来的复苏时代,成为各方势力都争相拉拢的霸主。

  有的医药公司动作迟缓,或者研发力量不足,无法在大海啸中掉转船头,迅速就被破产淹没。

  而康奥集团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  前世因为父亲身死的缘故,叶青很是研究过这个家族企业,发现漏洞百出,其破产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。

  即使范雅青没有跳楼身亡,仅凭康奥星夭折这一个问题,就能让机构臃肿康奥集团后继乏力,无法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。

  更何况还有内斗的隐患即将爆发?

  当然,叶青已经把救生圈抛给她了,至于怎么选择,就和自己无关了。

  甚至他都没对范雅青抱多大的希望。

  机会难得。

  所以他从皇庭一号院吃过饭出来后,直接就让范雅青的司机把自己送回药馆。

  这里当然没有变异药材,也不具备大规模制药的能力。

  但叶青没有闲着。

  他穿上父亲的白大褂,先把那个已经放了很多天的营业牌挂了出去。

  然后又从药橱里挑了些中药,配置了几副常用的应急药,利用店里的自动熬药机,熬制成药液装袋备用。

  忙完这些后,天都黑了。

  看看时间,已经来不及回去换衣服了,便把白大褂一脱,就准备关门去学校跟同学们汇合。

  不料一个光头抱着肩膀,一路龇牙咧嘴的走了进来。

  叶青的脸顿时板了起来。

  洪老四!

  如果不是他主动上门的话,都忘了洪家兄弟还差自己钱呢!

  随即坐回柜台后面,挑着眉头像地主老财收租似的问道:“钱带了吗?”

  “带了带了!”

  洪老四咽了下口水,讨好道:“这几天我都一直在等你,前天见你回来了,可是又是枪又是炮的,我没敢靠近。”

  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,小心翼翼地推到叶青面前:“这里面是十二万,您点点?”

  “怎么是十二万呢?”叶青眼睛一瞪:“不是说了双倍八十万吗?”

  “叶哥,您千万别误会,这只是我的那份,我哥我弟他们的不包含在这里面。”

  洪老四赶紧解释道。

  抬头见叶青冷了脸,他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,也顾不上擦,急忙道:“您放心,等回去了我第一时间把您回来的消息告诉他们,让他们赶紧送钱来!”

  叶青冷哼一声,把钱一收,走到门口道:“既然这样的话,你先回去吧,我要关门了!”

  “别,别啊!”

  洪老四抱着自己已经疼了多日的肩膀,带着哭腔哀求道:“叶哥儿,你先忙我解解,求求你让我缓缓行不?”

  原来。

  叶青那天拍他那一巴掌,用暗劲萦乱了他的神经系统。

  表面上看不出什么。

  哪怕疼痛难忍的洪老四,这几天跑遍了滨海各大医院,中西医都看个遍,检查也做了很多次,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,更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。

  他终于意识到解铃还需系铃人,实在撑不住了,便准备好钱后,急急的赶来叶氏药馆。

  然而这几天药馆都没开门,愣是让他又多遭了几天的罪。

  所以此时在叶青面前,他是半点脾气都没有。

  为了能缓口气,他甚至都准备跪下了。

  却被叶青一脚踹到脸上,把他踹了出去。

  “欠的钱还没还呢,想治病,再拿五十万!”

  说着,叶青把卷闸门一拉,准备走人。

  地上的洪老四打了个滚,爬过来就抱住了叶青的腿,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求道:“叶哥,叶叔,叶大爷,求求你让我缓口气吧,再这么下去,我怕是都要疼死了呀,我的钱已经还了,我兄弟他们的钱,不该我出啊……”

  而他这副模样,却更让叶青厌恶。

  还不如洪老七硬气呢!

  随即又是一脚踹他脸上,摆脱后冷冰冰地说道:“随便你们兄弟怎么商量,见钱治病,没钱免谈,在这之前敢再让我见到你,小心你另外半边身子也落一样的结果!”

  说完,冷哼一声,转身走了。

  洪家兄弟都死不足惜。

  虽然叶青不能要了他们的命,但绝对不介意让他们生不如死!

  洪老四看着远去的叶青,痛苦绝望的泪水扑嗒扑嗒的往下掉。

  如此高大魁梧,看打扮也像模像样的大老爷们,竟然趴在大街上哭成这副熊样,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的好奇。

  一个提着皮包,穿着道袍,脖子里挂着十字架,手上缠着佛珠,身高至少两米的大个子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。

  先是抬头看看药馆的牌子,然后低头看看门口痛哭的洪老四,拧着浓浓眉毛沉吟一番后,嗡声嗡气道:“你是啷个嘛?哭啥子嘛?”

  他的声音自带震慑效果,百米范围内的人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  周围的杂音瞬间消失。

  就连正在哭泣的洪老四,也睁开泪汪汪的眼睛,张着嘴巴把头抑到了极点,才看见了他的脸。

  “你有啥子委屈说嘛,阁老子给你做主!”

  高大个说着,伸手把他扶了起来,替他拍拍身上的灰尘,安慰道:“莫哭,天不莫塌下来嘛!”

  似乎他的安慰有着镇定心神的功效。

  洪老四果然停下了哭泣,抹了把脸上的泪痕,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。

  当然,在他的话里,叶青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霸,而他洪老四则是被敲诈勒索的可怜人。

  高大个听完,咧嘴笑了:“我当是啥子嘛,不就是暗劲扰乱神经嘛,放心,老子能治!”

  说着,伸出五根手指,在洪老四面前晃了晃,道:“十分钟就能见效,你信不信?”

  洪老四懵了,这比划的不是五吗?

  但这几天实在受尽了折磨,别说是这位看起来就很靠谱,而且很热心的高大个了,他连路边算卦的都请教过了,闻言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,把上衣一脱,道:“我信,你来吧!”

  高大个却把五根手指又在洪老四面前晃了晃,道:“我有超能力,你信不信?”

  洪老四犹豫了。

  他其实想说信的,反正死马当活马医,自己都遭罪成这样了,不怕再被骗一回。

  可是周围这么多人,要是他真把那个信有超能力的话说出来,以后还在道上混不混了?

  好在高大个随后的话,把他从犹豫中解脱出来。

  “姓叶的问你要五十万,太黑心喽,老子只要五万,保证把你医好!”

  说着,又晃了晃自己五根手指。

  “卧槽!”

  洪老四顿时怒了:“你TM真当老子虎落平阳被犬欺是吧?五万,你TM怎么不说五十万呢?想瞎你的狗眼,骗人骗到老子头上了,今天算TM你倒霉!”

  说着,他把衣服一撂,就准备跟高大个来横的。

  高大个被唬的连连后退:“别骂人嘛,五万不行咱们四万行嘛?要不三万八?”

  “你TM都当老子半天老子了,就不许老子还你几句?”

  洪老四骂骂咧咧地又往凑去。

  “我莫有骂你,我真有超能力,老子真能治病!”

  高大个说完,见洪老四已经掏出刀子了,浓浓的眉头一拧,伸手捏住他的手腕,有些不耐烦地问道:“老子只要五万,你要不要治嘛?”

  “我你大爷,有种你把老子手松开!”洪老四咬牙切齿道。

  “好嘛!”

  高大个说着,抬脚把洪老四撂倒,然后替他穿好衣服,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回原来趴着的位置,往他身上撒了点土,又吐了点口水在他眼下划两道表示眼泪。

  一切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高大个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直起身拎着包,再看一眼叶氏药馆的招牌,扭头走了。

  另一边。

  叶青再次来到了滨海三中。

  但让他意外的是,旁边的图书馆建筑工地已经停工了。

  蓝色围档墙后面,黑乎乎一片,不仅没有施工的迹象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

  叶青皱起了眉头。

  是自己昨晚的行动惊扰了对方,现在都转入暗中了?

  还是他们已经达成了目的,舍弃了这个工地?

  随即决定今晚再进去看看究竟。

  “叶青,往哪看呢?大家都在这呢!”班长大人的声音召唤道。

  扭头一看,另一边的篮球场里,站着十几个人,班长方莹正不顾形象地蹦跳着地朝自己挥手示意。

  叶青展颜一笑,心底那点阴影突然消失了。

  自己毕竟不是救世主。

  能力有限,尽人事,听天命吧!

  随即也挥了挥手,正准备过去,身后学校的大门突然打开,一串车灯带着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咆哮而来,领头车发现叶青后,突然拐了个弯,领着后面那一排十几辆车,辗着操场的青草坪来到叶青面前,兜了一圈后围着他停了下来。

  砰砰砰!

  车门接二连三的被打开。

  一个个穿着正装,打扮得很精神的少年走了出来,不约而同的来到领头的宝马车周围。

  直到这时,宝马的车门才被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黑色礼服,打扮得格外潇洒,长得也很是帅气的小伙。

  一群人簇拥着小伙,来到叶青面前。

  站稳,排好队,小伙这才咧嘴一笑,展开双臂抱住了叶青。

  “徐珍的事我听说了,还以为你不来呢!”

  小伙拍了拍叶青的背,道:“放心吧,我都跟大家说好了,今晚哥们儿都给你捧场面,一定让徐珍后悔的把眼珠子抠出来!”

章节目录

我重生到复苏之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无台本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台本尊并收藏我重生到复苏之前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