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八卦聊着天,喝着茶水看热闹。

  陌镜鸾一大早就被外面乱糟糟的打闹声吵醒了。

  听说是嵩山派一个弟子偷看古墓派女弟子洗澡被当场抓住,当时就不干了,非要抠人家眼珠子,嵩山派能愿意吗,那肯定不愿意啊,就说自己只是路过。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于是两派弟子就打起来了,两派掌门闻声出来制止,结果嵩山掌门说了句,“这弟子野蛮如此,掌门也不是什么好娘们!”好巧不巧,正好让刚推门出来的古墓掌门听见了,于是...众人围观,掌门对打。

  武林大会如期而至。

  衣尾翩跹如云,一男子款款而来。

  白色宽大的长袍,领口袖口用金丝镶绣着十分复杂的腾云祥纹。腰间束着一条宽边白玉锦带。长发束于脑后,额间碎发被风掀起,露出似笑非笑的双眸。陌镜鸾在一片哗然声中看着此人端坐在观众席中。

  只是那一眼,便离不开了。

  楚风!

  自那日一别许久未见,这人又增添了些许风骚啊。

  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,又被一阵喧哗声吸引。

  黑色锦袍,弯刀在侧,公孙邪在众人的惊叹声中落座在比赛席当中。

  “公孙公子,许久未见啊。”身旁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恭维,“公孙府公孙大侠遭遇不测,在下深表遗憾。”

  “公孙公子也是江湖翘楚,短短时间重振公孙府,也真是实力非凡。”

  不想听他说,草草敷衍几句。

  不多时,比赛拉开帷幕。

  公孙邪首当其中,一人一刀,招招凌冽,短短几招解决对手,惹得台下一阵哗然。

  短短时间已经比了好几轮,公孙邪依旧在台上稳稳站着。四周喝彩声响成一片,其中不乏观看的夫人小姐,不少女子芳心暗许。

  又简简单单解决了一个,公孙邪在台上环顾四周,看看有没有人继续上台。

  突然之间,一股香气袭来,漫天花瓣似雨一样落下,满场笼罩在一袭花瓣雨之下。

  空气像凝固了一样,男子容貌潋滟,青丝飞散,肤凝脂,眉似黛。眉眼之间带着摄人心魄的吸引力。

  许多人只闻沈知夜大名,却没见过他的真面目。只是知道魔教教主沈知夜身边有两人寸步不离——青墨、雪影两大护法。

  看着三人从天上缓缓而降,首当其中的就是一黑一白两道人影,有见过的人知道,是魔教的两大护法,那么后面的那个人就是——魔教教主!

  江湖中许多人深受其害,不是被抓了老婆,就是孩子被偷到不知何处,更有甚者全家被弄得四分五裂。

  全场躁动沸腾,沈知夜来这里是干什么!

  沈知夜慢慢从怀里掏啊掏,掏出了一封——哦不,掏出了武林名帖!

  “鄙人不才,也来混混这武林大会的热闹。”

  目光中带着看不清的情绪,三分旖旎,七分勾人。

  风中带着丝丝邪气,公孙邪眼睛通红瞪着面前妖娆之人。。

  小蛇嘶嘶吐着信子,沈知夜毫不在意看着面前的公孙邪,“哟,好久不见啊。”

章节目录

凤舞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秦无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无尤并收藏凤舞长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