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娘亲给我起的名字更让所有的人坐实了我是个灾星。”

  “公孙邪,邪气冲天。”

  陌镜鸾听到这里坐直了身体,拍了拍公孙邪的后背,“我觉得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  按照女人的心理,陌镜鸾揣测道,“我想,你父亲不爱见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母亲,不是因为恨你,而是因为珍惜你。”

  “你母亲因为生你难产而死,她拼了命都生下你,不是爱你吗。”

  “你父亲母亲那么相爱,你母亲爱的,你父亲能不爱吗?”

  “你父亲是怕看到你就想起你母亲,从而伤害到你,出于对你的珍惜,所以把你推到别处。”

  “关于你的名字,不是邪气,而是上邪。”

  “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冬雷震震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

  “你的名字是表示你母亲的心意。除了死,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。”

  “是一种美好的誓言。”

  ——昨夜说完了话就回房睡觉了。谁知第二天一大早房门就被公孙邪劈开了,看着她洗漱过后,等她换完衣服知会了府里一声,拉着她就走。

  陌镜鸾被公孙邪拽着走了很久。久到她的双腿已经开始发麻。

  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?!”甩开他的手,“从早晨起床你就拽着我走,现在都已经日上三竿,该吃午饭了好吗兄弟!”

  “我要饿死了!”站在原地发疯,“驴拉磨还让吃糠呢,你拉着我走能不能让我吃点东西!”

  路边,公孙邪拄着下巴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面。

  擦擦嘴巴,“说吧,你要拉着我去哪?””

  公孙邪沉吟,“去广陵。”

  ‘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。’

  有一个地方,虽然不是都城不是帝京,却被时人常念于心。

  十里繁华街巷,百里烟波翠柳,千里运河通途,喧嚣醉人,又隽永多情。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,始终有自己的美丽

  没有烟花三月、在没有荷新暑,也没有在秋色缱绻。大雪初霁后,雪漫四处。

  陌镜鸾跟着公孙邪走遍了东关街、拜别了大明寺。

  ‘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’走在西湖桥上,捧着地上弄起来的雪花。用嘴一吹,洒了公孙邪满脸。

  陌镜鸾哈哈大笑着跑远,走到湖心小筑堆起了雪人。

  这种不时之间闪现的灵动,一时看愣了自己。

  “喂。”

  公孙邪走到湖心小筑,“白镜,回到公孙家咱们就成亲吧。”

  啊嘞?成亲?

  “不不不,你别这么说。昨天我不是告诉你了么,算命的说了,我命里缺女人。”

  “放屁。”

  “那好吧,我跟你说,其实我是男人变的。”

  “说人话。”

  “行!”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,陌镜鸾一脸正色说:“你说,我美不美。”

  “还对得起你的性别。”废话,我想娶得肯定美啊。

  “那个...”继续正色道,“我跟你说,以我的姿色,我是天上派下来拯救人间的。”。

  “我不能在人间成亲,毕竟天命难违啊...”

章节目录

凤舞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秦无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无尤并收藏凤舞长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