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秋的风冷的刺骨。

  恍恍惚惚的,离京一月有余。

  自己从独身一人到现在同行三人,好似一场梦。

  叼着一根枯草,陌镜鸾跷着腿躺在溪边的草地上,瞪着大眼睛看着天上的云缓慢的移动。

  离京这段时间,一封家书都没有写,不知家里...

  甩甩头,算了算了,不想了。

  突然身侧阳光消失,楚风在她身侧,以一种更加悠闲的姿势躺了下来,歪头靠在她的肩上。

  这狗男人...

  自从那日抢劫不成,带了这么个狗男人一起上路,这十几天他就像座金山一样。吃饭他结账,住店他结账,买东西他结账...

  “白镜,深秋霜寒,我们一起取暖如何。”

  某人一派悠闲动了动脑袋,靠的陌镜鸾更近。被长长睫毛遮住的眼睛忽闪忽闪。略微一抬头,唇擦过陌镜鸾的耳垂,懒懒地显现出一种登徒子的风流,却毫无浪荡游戏之意,“如何?”

  深秋霜寒怎么不冻死你……

  虽说深秋天气,山丘四野,秋风凌冽。

  可是晴天碧水,阳光四洒,你说你要取暖。

  鬼才相信你是真冷!

  推开肩膀上不属于自己的头,坐起身来一脚踹开楚风,听得“哎哟”一声,扭头看去。

  身后的片片秋叶旋转落下。含笑的男子,似笑非笑的魅惑眼神,眼波转有一抹流光。半晌莹润的双唇轻阖,一声轻笑,似清风明月般浅浅升腾,又像清咛婉转低吟的绝唱一般,“你冷不冷嘛?”

  “不冷,快滚开。”陌镜鸾头上青筋跳了跳。陌镜鸾转身背对着他,抬手轻轻按住自己的胸口,掌下的心,砰砰的跳。这狗男人...有些勾人啊。

  绵密的淡香伴随着某人的手放到了她的肩上,将她扭了过来,某人浓密纤长的睫毛打在了她的脸上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  这狗男人...要干嘛...

  双脚定住一般,陌镜鸾僵在原地,怔怔看着面前无限放大的脸。

  肌肤与肌肤接触,唇与唇相接。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弥漫四肢百骸,一时间忘记了挣扎。

  几乎是立刻,眼前放大的面庞恢复到了正常距离。

  双臂抱住眼前的女子。下巴抵在她的头上。

  原来他这么高...温暖的胸膛,带着丝丝香气。

  带笑的眸向下望着不愿面对的女子,双臂微微收紧。

  陌镜鸾有些贪恋这温柔,可是怕转瞬即逝。像夜晚的郁金香,摇曳的曼陀罗。

  她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赶紧离开,可又想汲取这温暖。就在脑子里两种思想在挣扎相斗的时候。耳边炸起一声雷。

  “禽...禽兽!”燕灵胥蹦蹦跳跳的抱着一只兔子从远处来溪边,看见两个人越靠越近,终于,自己的老大被面前这个登徒子抱住了!

  扔下兔子,一条腿向前迈去,马步一扎,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前方,大吼一声“呔,你这个采花贼!”

  怎...么了?

  刚刚发生了什么?

  脑袋晕晕乎乎的,陌镜鸾看着燕灵胥跟在楚风屁股后面吱哇乱叫,回想起刚才触目惊心的一幕。

  双手捂住脸,自己是怎么了。。

  这狗男人...真的会勾人啊。

章节目录

凤舞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秦无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无尤并收藏凤舞长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