瓢泼大雨,千年古刹。

  树林深处,山道幽深。

  残破的寺院,夜晚怒号的风夹杂着檐下倒挂着的枭鸟啼哭。

  孤树残垣,树林深处,阴气弥漫。山巅之上,鲜无人影踪迹。

  夜半时分,破庙中星火点点。低声轻吟,似唱一曲悠远。

  仿佛是一场悠长深远的梦。

  梦里碧蓝天空如洗,前方一望无际翠绿。高山,溪水,鸟啼,伴随着花香,阳光下跃波而起的鱼儿在阳光下的鳞片泛起七彩的光芒。

  梦里的自己,坐在溪流边,燃起火堆,架着一只滋滋作响的烤兔,等待着即将的美餐一顿。

  骤然狂风大作,天阴沉的逼下来,空气里充斥泥土的腥气。一只巨大的手伴随着妖异的大笑从天幕中伸了下来,拿走了...他的烤兔!

  “不要!”一个激灵,燕灵胥大叫着挣扎,“不要拿!”

  仿佛是一场恐怖的梦...额..真的是梦。

  “醒了。”陌镜鸾手中添柴火的动作不停,扭头看着外面的景象,微微皱眉,转过头继续添柴。

  只见她脸颊雪白,毫无血色。睫毛轻扇,上面的水珠随着睫毛动缓缓滴落。发髻高绾,银簪斜插于发丝之间。约莫二八年纪,黑色劲装,映衬着一张瓜子练脸,容貌甚美。

  看了她半天,她还一动不动。燕灵胥揉揉自己酸疼的后颈,“谢谢你啊。没把我放在外面淋雨。”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看柴添的差不多,外面的雨已经小了不少,天也渐渐放明。

  走到不远处铺好的草堆旁,侧身躺下,小憩一会。

  “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。”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又开始了。

  燕灵胥手舞足蹈不停的说:“我刚刚跟你介绍我自己了,我叫燕灵胥。”

  “你叫什么啊?”

  蹲在陌镜鸾旁边,“你叫什么啊?”

  “你理理我,你叫什么啊?”

  陌镜鸾侧在一旁的手,渐渐握成拳。渐渐地,又松开了。

  麻雀还是在自己耳边瞎叫。

  “你叫什么啊?”手里揪着旁边抓过来的一把稻草,“哎呀你怎么还是不理理我啊。”

  “白镜。”像是天籁之音,自言自语一样嘚嘚了大半宿,可算是有个回应了。陌镜鸾像是实在受不了一样,“我叫白镜。”

  “燕灵胥,你可以安静了吧?”坐起身,目光冷冷的看着面前傻子一样的男人,虽说长得不赖,但是头脑好像不太机灵。

  “再吵我不光打晕你,我还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  顿了顿,想到自己莫名丢失的烤兔,目光定定看着他,“你会武功。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的语气。肯定面前的人会武功,而且武功还挺高。不然也不可能在自己面前悄无声息的偷走东西。

  燕灵胥不说话,整整自己的衣服,捋捋自己的头发。故作高深的开口,“对啊,看不出来我这么厉害吧。”说完扬了扬脖子,一副我最厉害谁都没我厉害的样子。

  ......她错了,看着面前的傻子,她就不应该理他。

  躺下,翻身,闭眼。

  还是安安静静的睡觉好了。反正旁边的人,有点傻,也构不成威胁。。

  又一次被无视的人委屈巴巴趴在一边,片刻,好似沉沉睡去。

章节目录

凤舞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秦无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无尤并收藏凤舞长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