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就不能有执念,一有执念就会像藤蔓一样快速的生根发芽。想打司徒筠一顿的这个念头愈发的强烈。自从那日上朝跟他吵了一架以后,每天陌镜鸾都会腾出半个时辰的时间,来想一想怎么打死那个书呆子。

  这么想一想,好像也有好久没有见过他了。那日之后,听说司徒筠好像感染风寒,卧床不起,近几日才有些好转。啧啧啧,这是报应么?

  “祝融南来鞭火龙,火旗焰焰烧天红。日轮当午凝不去,万国如在洪炉中。”已经深秋了,天气还是那么热。街道上,人来人往,叫卖声此起彼伏。玲珑簪,胭脂粉,糖葫芦等等零碎玩意......川流不息的人摩肩接踵的面带笑容,街两侧的商铺货物丰富,满客的酒肆,茶楼里谈笑声不绝于耳。

  木桌木椅,雅壁镶花,几个精致的紫砂杯零零散散摆在桌子上。

  陌镜鸾坐在桌前,缓拿起面前的茶杯,轻啄一口。向对面的人开口:“哥哥,你真的不考虑进国子监吗?陛下已经多次让我问你了,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。”

  “你哥哥我什么态度你还不知道吗?国子监的那帮老东西太过于迂腐。哥哥又是个商人,自古文人骚客就看不起做生意的,我才不去自讨没趣。”陌景轩拿着把扇子‘唰’地打开,扇了扇风“倒是你,真得就打算在这朝堂之上做一个受人约束的将军?”

  陌镜鸾静默了一会,抬眸,刚想回答哥哥的话,余光看见二楼楼下闪过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  司徒筠!

  “哥哥,小妹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起身,匆匆下楼,留下陌景轩龇牙咧嘴。

  街上叫卖声络绎不绝,一派和谐的景象。司徒筠走在街上感叹我朝盛世繁华,刚路过一个胡同口,还没走过去,便感觉眼前一黑,被人从头套了个麻袋。那个人捂着他的嘴把他往胡同深处拖。终于停下来了,捂住嘴的手离开了,他刚想大叫救命,深深浅浅的拳头络绎不绝的往他身上捶。

  陌镜鸾捂着司徒筠的嘴,拖着他向胡同深处走。停到胡同深处,松开手“呸,呸”向手心吐了两口,直接就向着地上手脚乱蹬的司徒筠招呼上。

  一拳又一拳打过去,拳拳避开脸跟要害,打的司徒筠痛声嚎叫。

  陌镜鸾心里冷笑“呵,让你嘴贱!”一拳下去。

  “叫你跟我对着干!”又一拳。

  拳头太累了,直接上脚,看似胡乱,其实有章法的踢“叫你文人墨客,叫你看不起武官,叫你跟我对着唱,叫你......”看打得差不多了,纵身一跃,跳墙离开。

  司徒筠哎哟乱叫了半天,感觉身旁打他的人走了,胡乱摘下头上的麻袋,捂着刚刚被那暴徒碰了个包的脑门四处看看,见没有人,呜咽着一手捂着脑门,一手捂着巨疼的屁股找人少的地方赶紧回家。

  回到家,拿着下人送来的冰袋捂着脑门,龇牙咧嘴的想着,会是谁打的他呢,招招避开要害,还嘴里嘀嘀咕咕的。

  说是仇人,不可能放他自如,若是寻衅还差不多。想到此,叫来管家“赶紧注意一下,最近跟我政见不合的人,再找几个侍卫,我出去的时候跟着我。”

  “是,丞相。”

  陌府。

  “哈哈哈哈哈哈”陌景轩看着匆匆从茶楼离去又匆匆回家的妹妹,捧腹大笑“你快笑死哥哥了,我大名鼎鼎的妹妹,杀伐果断的乾国大将军,竟然暴露出自己的小心眼”

  擦擦眼角笑出的眼泪“要不是我看到了我都不敢相信,你竟然...哈哈哈哈哈...竟然会给司徒筠套麻袋!哈哈哈哈哈...看你打的那么高兴,他肯定快气死了,看你给他打的哎哟哎哟的,哈哈哈哈哈...”

  陌镜鸾白了一眼这个笑的不能自已的哥哥,走到窗前看向蓝天。半晌,好似想到司徒筠的洋相,轻笑出声“活该”。

章节目录

凤舞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九点半只为原作者秦无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无尤并收藏凤舞长风最新章节